您的位置: >> 长沙联播>> 央媒看长沙

“长沙模式”侧影

央媒看长沙 | 2019-03-16 16:19:11
星辰在线 | 编辑:王议萱

  “选择从供给侧而不是消费端发力,进行创新供给,就一定会产生新的消费群体、消费行为。”

长沙滨江文化园

  大年初六,长沙橘子洲头挂满了喜庆的中国结,6000盆鲜花摆出巨大的“福”字,如织的游人中,忽然响起小提琴悠扬的旋律,奥运冠军龙清泉、歌唱家廖昌永等人先后闪亮登场,献唱《我和我的祖国》。

  唱至高潮时,十架挂着五星红旗的动力伞滑翔而来,一艘载客千人的大游轮驶向洲头,水陆空万人高声同唱,引爆全场。

  这场由长沙市政府组织的新春快闪活动,通过各类媒体广泛传播后,几天之内相关视频观看人次高达7亿。

  这是长沙城丰富的文化生活的侧影,也是其文化消费影响力的佐证。

  2016年,长沙成为国家首批文化消费试点城市,此后两年多,它探索、总结出颇具特色的文化消费之“长沙模式”,并取得良好反响。2018年6月,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城市奖励计划发布,长沙获首档奖励,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长沙模式提炼出来就是两句话:供给引导消费,创新驱动发展。”长沙市文化旅游广电局局长杨长江对《瞭望东方周刊》说,“选择从供给侧而不是消费端发力,进行创新供给,就一定会产生新的消费群体、消费行为。”

  年仅3岁的优等生

  杨长江将市民文化消费需求分为以博物馆、图书馆为代表的基本权益类,以影视等为代表的多元选择类,以及以音乐厅、大剧院为代表的高雅类。

  集长沙市图书馆、市博物馆、市规划展示馆和市音乐厅于一体的滨江文化园,是长沙市政府积极发挥公共文化服务功能、助力文化消费的一个样本。

  滨江文化园定位为“省会地标、长沙客厅、文化圣殿、百姓乐园”,整体建筑群犹如河流冲击出来的沙堆砾石在天地间崛起,象征着湖南人民迎难而上、自强不息的精神特质。

  自2015年底开放至2019年1月,园区累计接待人次1124万,日均过万;共举办各类公益文化活动近5000场,数百万群众参与其中。2018年,这座年仅3岁的园区登上“长沙市文化消费十大地标”榜首,并成为“湖南省十大文化地标”中唯一的当代地标。

  市图书馆馆长王自洋和市博物馆馆长王立华对入园前后本馆发生的巨大变化如数家珍:

  图书馆建筑面积从2600平方米扩大到32000平方米,藏书量从55万册提升到165万册,目前拥有由109个各级分馆、88个流动服务点构成的巨大网络,触角抵达乡镇农村;博物馆建筑面积从不足1万平方米扩大到3.4万平方米,年接待观众人次从20万上升至120万,目前拥有文物藏品5万余件。

  新创设的市音乐厅三年来累计举办各类演出活动900场,接待观众30多万人次,连续两年跻身“中国音乐会大型演出场馆活力十强”。

  数据背后,是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在音乐厅,市民可以最低80元欣赏到世界十大顶级交响乐团的演出,20元欣赏到国内一流乐团的演出,还可以免费和诸如小提琴天后穆特、男高音演唱家戴玉强等音乐大师面对面交流。”音乐厅副总经理张毅这样总结。

  在图书借阅、文物展陈的基本工作之外,王自洋和王立华都强调了图书馆与博物馆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教育。

  图书馆正着力打造“青苗计划”项目,通过阅读评估、阅读推荐、阅读陪伴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和能力。“农村和贫困地区的孩子阅读较少,希望通过线上平台,让他们享受和城市孩子均等的公共文化服务,引导他们适应社会。”王自洋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各场馆每年都会得到政府大力度的财政补贴:音乐厅1000万元,图书馆4000万元,博物馆5000万元。

  杨长江看得很远:“这类免费或优惠的公共文化服务提升了市民素质,进而提升了整个社会的文化消费。比如,一个家庭去了图书馆,便想买书,进而想要有书房,大人想有,孩子也想有。”

  杨长江透露,2017年长沙市文化产业产值达3000亿元,增加值930亿元;城镇居民教育文化娱乐人均消费支出6378元,同比增长11.1%,占人均消费总支出的18.4%。

  “阳光”照耀夜经济

  打造、利用品牌节庆活动,加强政企互动,引导企业惠民乐民,是长沙营造文化消费良好氛围的重要抓手。

  金鹰电视艺术节、橘洲音乐节、坡子街庙会……这些知名节庆品牌是长沙多元文化消费的镜子。创办于2013年的阳光娱乐节,则是歌厅文化的节庆名片。

  长沙夜经济全国闻名。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全市拥有娱乐场所606家,娱乐业从业人员达10937人。财富品质研究院发布的《2017中国夜经济产业报告》则显示,2017年长沙的夜经济交易额同比增幅为12%,夜间消费人数同比增幅高达49.2%。

  为什么叫阳光娱乐节?

  “以前有部分群体对歌厅文化有一定偏见,认为夜间娱乐不那么阳光。实际上,它应该是阳光、积极向上的,政府要做的是因势利导。”杨长江说,“阳光娱乐节让娱乐场所主动打开大门,老百姓身临其境感受到阳光,自然会有阳光的评价,这样企业也就有了尊严。”

  通过“十万群众进歌厅”“演艺惠民六进三送”等活动,阳光娱乐节发放大量免费券给社区普通群众,尤为注重对环卫工人、农民工、城建工人和城市低保户、特困户等群体的关注,使他们直接受益。6年来,该节庆累计举办各类活动100余场,参与企业近5000家次,发放惠民券达50万张。

  杨长江评价阳光娱乐节“以正确的舆论导向引导了文化消费,改善了基层民生文化,繁荣了文化市场”。2015年,有关部分对阳光娱乐节予以肯定,郑州、东莞等地纷纷前来取经。

  琴岛演艺中心连续6年深度参与了这一节会,本届节会上,它向基层群众发放了2000余张免费入场券。“琴岛的定位是高端商务接待,票价80~320元,基层群众并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琴岛演艺总经理张普龙对《瞭望东方周刊》坦言,“但我们诚心欢迎他们的到来,希望不同的人群都能了解我们这个行业,赢得他们的口碑。”

  在琴岛最新的节目单上,排第一位的是自制舞台秀《我的长沙》。张普龙告诉本刊记者,这台秀将长沙本土人文地理植入其中,2018年获得了长沙市文化引导资金100万元。“以前我们还曾以黑茶、湘绣、铜官窑等为主题创作过类似的秀,这是这座城市对外宣传的窗口之一,非常正能量。”

  琴岛前台的墙上,挂着由长沙市文化消费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颁发的“国家文化消费试点合作单位”牌匾。在长沙,这样的由官方认证的试点合作单位共有300家。

2018年10月5日,长沙铜官窑古镇杨福田将军府,一名小朋友在古老书房体验书写

  一场爱情演出的效应

  国宝青铜器四羊方尊出土于宁乡黄材镇,这里虽然有历史悠久的西周文化遗址,但原本只是长沙西部一个相对偏远、贫困的小镇子。2017年以后,随着“中国首个周文化主题公园”炭河古城的入驻开园,当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6年初我刚来的时候,这里周边大小饭店加在一起只有28家,现在是500多家。”炭河古城监事长喻征兵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炭河古城由宁乡市政府牵手国内知名文旅品牌宋城演艺打造而成,是政府借助社会力量提供文化消费供给、挖掘边远地带文化消费潜力的范例。项目初衷是带动老百姓致富,从目前的业绩来看,达到了预期。

  据了解,自2017年7月3日开园至今,古城共接待游客600多万人次,门票收入2.2亿元,带动当地居民就业5000余人,撬动当地文化消费亿元以上。单日最高游客人次达5.6万。

  炭河古城占地130亩,园内有和周文化相关的主题景点20余处,每日上演主题演出《炭河千古情》。演出以周武王和青铜工匠之女宁宁的爱情故事为载体,将金戈铁马、江山美人、执著与坚守、奉献与大爱融为一体。“《炭河千古情》,一生必看的演出”这一广告语在长沙地区随处可见。

  古城开业至今,《炭河千古情》共上演1500余场,最高峰时一天上演8场。根据园区提供的数据,入园游客90%都会选择观看演出。以一场爱情演出为龙头与核心,带动整个古城的旅游,这一策略获得了成功。

  开业后,炭河古城实施了一项长达14个月的惠民举措:宁乡本地人凭身份证可免费入园并观看演出一次。“宁乡有140万人口,有大约40万人以惠民免票方式来过这里。”喻征兵对此颇为自豪。

  令他更加自豪的是,炭河古城将文化消费与精准扶贫结合,从营收中拿出一部分,建设了一批安置房,让当地103户特困家庭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房。距景区2公里远的一处小区,一排排典雅、整齐的小洋楼出现在眼前,入口处墙上贴着住户旧房的照片,与新房有着天壤之别。

  紧挨着炭河古城,冰雪王国、泰国风情馆、马戏馆等多个游乐项目正在热火朝天地建设。政府对这一整片的规划是,将其建设成像三亚、九寨沟那样可以玩三天的旅游目的地。

  公开数据显示,两年来,长沙市财政共安排文化消费试点专项经费2000万元,统筹试点引导资金1亿元,带动了旅游、住宿、餐饮、交通、电子商务等相关领域消费超过10亿元。

  这座城市未来的目标是,实现由文化消费试点城市向创建国家文化和旅游消费示范城市的迈进。

  正月十五,湘江之畔橘子洲头,一场盛大的元宵焰火晚会激情上演。晚会主题很有诗意——“绽放在天空的邀请——沁园春·长沙:你的诗和远方”。礼炮配合音乐,打出巨大的文字,绚烂的焰火在城市夜空绽放。

  杨长江说:“这是文旅融合的礼炮,长沙城正在以更加自信和热情的姿态,向全国、全世界人民发出诗和远方的邀请。”(记者王剑英|湖南长沙报道)

(点击进入频道)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标签:创新,消费
全部评论:0